蒋勋:文学是照进现实的一道光

时间:2018-05-16    作者:   来源:



为什么要读诗?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读一首诗?在现实生活这么多的压力下,文学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文学不是现实。“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这样一种自信自在,在文学里是难能可贵的。可是文学如果变成要去谈功利、谈理论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很好的文学了。好的文学里一定存在过生命,无论是那个渡河而死的人,还是采莲的女子,也不管是秦罗敷,还是因为丈夫到远方打仗而在床上辗转不能成眠的妇人,都让我们感觉到有尊严的生命形态,让我们有刹那间的动情,感觉到生命的真实,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特别不习惯在文学里加入比较世俗或是现实的东西,恰恰相反,是文学把你从现实里带出来。我很喜欢意大利的作家卡尔维诺讲过西方一个著名的故事:在寒冷的冬天,有一个面貌丑陋的扫烟囱的老太太,一辈子都在扫烟囱。可是某一天,她忽然可以骑着扫把飞起来。卡尔维诺说,创造了一个童话的作家是伟大的,他使几百年来活在寒冷之地的人忽然觉得生活不那么单调。文学本来就不是真实的,那个扫烟囱的老太太从来没有飞起来过。可是所有的孩子,甚至大人,在某段时间内都相信过这个故事。


文学是照进单调贫乏的现实生活的一束阳光,注入一种向往,这与现实生活无关。那个“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的女子,现实里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痛苦,可是在黎明看见太阳时,她可以说:“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那一刹那她的生命是华丽的。一部文学作品可以流转上千年,是因为当中有一个生命让我们觉得亲近,好像身边的朋友。阅读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喜悦、哀伤、孤独、希望,这是文学最大的力量,也是文学在人类文明中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附诗二首:


《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尽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意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文章来源:《蒋勋说文学》)



责任编辑:迪儿

 

上一篇:教育部最新通知:全面支持艺术教育,艺术类... 下一篇:古诗词中的夏天,哪首最让你流连

 

主办、支持单位
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         山西省家庭教育指导委员会         中国青少年艺术人才网         团中央(北戴河)培训基地青少年素质教育活动办公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