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师大教授杨朝晖:让教育的变革静悄悄

时间:2018-05-24    作者:   来源:



当今世界,变革成为主流,浩浩汤汤不可阻挡。在此背景下,教育的改变也在所难免。然而,改变又谈何易!一个世纪过去,中国早已进入到现代化发展阶段,但是培养“现代新人”的文化使命还重重压在教育者的肩头,教育改革的任务依然艰巨。


这是为什么?叶澜教授曾这样描述基础教育改革之艰:已有的教学理论传统之长,深入实践主根之深,形成的硬壳之坚,传习的可接受性之强,都使今日教学改革面临着强劲的真实“对手”。教学改革要改变的不仅是传统的教学理论,还要改变千百万教师的观念,改变他们每天都在进行着的、习以为常的教学行为,其难度不亚于改变教师的生活方式。


的确,变革的真正阻碍不是来自于外在的社会期待,以及课程、教材和教法的变革,而是来自于教育者自身。在我们的身边,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我们的学生太差了!”“家长要成绩,我们没办法!”“只要考试不改,我们改不了。”于是,我们的教育就陷入到一种无奈、无解的恶性循环之中。


我们为什么无法行动?我认为原因很多,其中一条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人形成了归因于外,只对上负责,不对己、对事负责的思维习惯和工作方式。


所谓日常生活文化是指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为全体成员共同遵循和信奉的思维假定、价值观念、思维习惯和行为准则等。它如同一条活动着情感、社会习俗和群体行为的河流,在人们身边流淌着。


由于日常生活文化附着在日常的行为、做事方式之中,以无声的方式存在,具有整体性、弥散性、复合性、稳定性、无意识性等特征,因此,会无声地形塑、规范着人们的日常行为。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也许初看起来,日常生活有着微不足道的卑微外观,这也正是人们经常轻视它的原因。


然而,日常生活通过家庭、教育、社会示范、模仿类比等方式,自发地渗透到一代又一代日常生活的主体之中,成为直接左右人的活动的“生活的样法”,即自在的文化因素。于是,日常生活的自在性、自发性与传统文化的惰性、保守性达到了契合。


重复性和自在性的日常生活为具有稳固性和惰性的传统文化因素提供了根基和寓所,而传统文化的稳定性和保守性反过来进一步加强了日常生活的重复性和自在性。


因此,中国现代化所期待的文化转型任务如要落到实处,就应当是对日常生活进行批判与重建。即在经历日常生活批判与重建的过程中,使人从自在、自发的存在状态,向自由、自觉的存在状态跃升。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镌刻在他墓碑上的一句话再次响彻世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的确,改变世界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如何改变世界?聚焦日常生活的文化变革,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变革之路。


为此,在一系列的学校改进项目中,我提出了“改进在日常”的发展理念,并通过行动研究范式下的“三微行动”(微改进、微创新、微研究)和以“质疑、对话、反思”为特征反思性学研文化的建立,聚焦习以为常,关注熟视无睹,触碰日常文化的深层内核,重构与优化学校典礼、会议、晨读、午休、课间、图书馆等师生日常生活和学习的空间。


这不仅激发了教育工作者不断审视自我、寻求改变的愿望,更唤醒了每个人自身的主体意识,激发了每一个主体的创新潜能,形成了在自身现有环境空间内的行动力,从而为学生创造了新的文化成长环境,并将中国现代化的文化转型任务落到实处。


“改进在日常”看似平淡无奇的理念,其实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和理论依据,并在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变革魅力与力量——人人可以改进,处处可以改进,时时可以改进,进而实现从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文章来源:现代教育报)



责任编辑:迪儿

 

上一篇:时间不够用?8位名师教你做个不忙碌的老师 下一篇:温儒敏:提高阅读水平,一靠“种子”,二靠...

 

主办、支持单位
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         山西省家庭教育指导委员会         中国青少年艺术人才网         团中央(北戴河)培训基地青少年素质教育活动办公室        
友情链接